圍繞5G的國際爭霸全面升級

2018-12-16 20:03 科技快訊網
中國電信巨頭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12月1日在加拿大轉機被捕,震驚國際社會。盡管美國以違反對伊朗制裁禁令為由,要求加拿大逮捕并引渡孟晚舟,但有分析指出,美國對華為出手背后的動機是“狙擊”華為全球5G布局,在新一代科技技術發展上打壓中國。什么是5G?它將如何改變人類?為什么華為因5G布局遭到圍堵?技術之爭以外,硝煙四起的5G爭霸,如何上升到國家利益和戰略之爭?
 
中美就貿易戰達成90天停火協議當天,華為創始人任正非之女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并面臨引渡到美國的司法行動。
 
事件不僅讓剛剛緩和的中美貿易戰遭受令人震驚的曲折,更讓外界猜測,美國向華為發難背后,一場圍繞5G的國際爭霸全面升級。
 
5G是第五代移動通信技術,是目前廣泛應用的4G網絡延伸和升級。對普通消費者,5G和4G最直觀的不同是“高帶寬”優勢。華為輪值董事長胡厚崑曾比喻,5G讓無線網超越管道,成為無限延伸的平臺,猶如在大海里游泳,不用擔心擠進別人的泳道。
 
一個具體的例子是,未來5G網絡下載一部高清電影,僅僅需要1秒時間。
 
不過,消費領域的應用并非5G的真正使命。隨著5G技術的發展,車聯網、物聯網、無人機、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等應用都會迎來廣闊空間。
 
盤古智庫學術委員、智慧城市研究中心副主任兼秘書長張禮立受訪時向《聯合早報》指出,5G另一個特征是高可靠、低延時,這讓它適用于工業,尤其是在機器大規模交互的場景,例如遠程控制、工廠智能化、無人駕駛等。
 
他舉例,無人駕駛至今無法全面推開,很大的一個原因是當前4G網絡無法滿足它所需的反應速度和可靠度,難以在毫秒中做出判斷、避讓、剎車,但新一代5G技術將讓這些成為可能。
 
5G經濟效益巨大
廣泛的應用前景讓5G具備巨大經濟效益。高通今年初發布的報告預測,到2035年5G將在全球創造12.3萬億美元(17萬億新元)經濟產出,5G價值鏈將創造3.5萬億美元產出,創造2200萬個就業機會。
 
面對誘人的經濟蛋糕,各國對5G技術的開發趨之若鶩,這項技術更被視為各國在高端科技領域競爭的一個主戰場。
 
張禮立判斷,未來五到八年是5G標準完全落地和基礎建設的黃金期;一旦錯過,未來30年至50年工業4.0時代的社會發展,尤其是工業應用、人工智能等布局都會大大落后。
 
目前,全球已有至少66個國家的154家移動運營商,正在進行5G技術測試或外場試驗。預計到2025年,全球將有110個市場部署5G,中國和美國目前都在5G發展上處于第一梯隊。
 
華為高通競爭5G國際標準制定
上海交大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管理信息系統系教授沈惠璋受訪時分析,5G技術現在還不成熟,處于百家爭鳴狀態,然而一旦形成一家獨大的局面,將給這家帶來巨大利益,所以各國企業都在竭力爭奪,爭占鰲頭。
 
他指出,在5G發展上占領先機的企業,會在技術上成為行業標準的引導者甚至制定者,今后不僅自家設備自然和5G標準兼容,其他業者也必須與該標準接軌,制定標準的企業必定會占據更大市場份額。
 
他說:“占領先機的企業可能并不尋求壟斷,但事實會形成壟斷……所以誰先發展起來,并且成為行業的標準,就對誰有好處。”
 
與2G到4G時代多個行業標準并存不同,5G未來將在行業標準上形成統一的國際規范。
 
制定通信系統全球適用技術規范的國際組織3GPP在2016年舉行的一場5G標準表決會議上,華為和美國公司高通主導的兩種編碼各下一城,成為其中一個場景下的通用編碼方案,預示著中美兩家企業未來在5G國際標準制定上的競爭將白熱化。
 
上海交大安泰經濟與管理學院管理信息系統系副教授徐博藝不諱言:“三流企業做產品,二流企業做服務,一流企業制定標準。如果5G的標準由你制定,競爭優勢不言而喻。相反,在別人的標準下競爭肯定不占優勢,因為他既是裁判員又是運動員。”
 
中國展露5G雄心
 
這場空前火熱的5G競逐中,中國絲毫不掩飾雄心。在華為因孟晚舟事件被推上輿論風口之際,中國政府于本月10日對外公布已向三家中國運營商發放5G系統中低頻段試驗頻率使用許可,向產業界發出明確信號,中國5G的商用已箭在弦上。
 
作為中國通信技術龍頭企業,華為是中國5G技術發展的絕對領頭羊,被視為中國在5G領域與美國一較高下的“民族擔當”。
 
這家1987年創立、以電訊設備起家的公司,有迅猛趕超美國企業之勢。華為今年超過蘋果,成為僅次于三星的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機生產商,在全球電信設備市場所占的份額更居全球之首,達到28%。
 
它也是全球最早布局5G的業者之一,從2009年開始研發并投入大量資金,單是今年就在5G研發上斥資50億元人民幣(10億新元)。
 
據中國媒體報道,目前華為是掌握5G專利技術最多的公司,占全球5G基本專利技術總量的超過四分之一,并已同20多個國家的企業簽署5G商用合約。
 
復旦大學管理學院信息管理與信息系統系副教授胥正川受訪時說,單從美國對華為采取的圍堵措施來看,就足以證明華為在5G技術上的競爭力。“正是因為華為在技術上很有實力,在成本上很有優勢,美國才要以國家安全名義,聯合其他國家共同狙擊華為。”
 
華為海外5G業務今年受重挫
 
今年以來,華為5G海外布局遭受重挫。據美國媒體報道,美國正積極拉攏盟國,形成對華為5G技術全球布局的圍堵。
 
消息人士上個月向《華爾街日報》披露,美國已向德國、意大利和日本等盟國游說,提醒他們避免使用華為設備以策安全,并計劃向那些愿意棄用華為產品的國家,提供電信發展資助。
 
就在孟晚舟被捕的消息曝光前一天,英國電信集團宣布把華為排除在核心5G設備供應合約的投標廠商名單之外。此前,澳大利亞和新西蘭分別在8月和11月,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
 
日本本月10日也決定,把華為產品排除在政府采購清單之外,日本三大電信運營商也決定不會在5G基站中采用華為設備。
 
安全問題是這些國家對華為最大的戒心。美國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科技政策項目高級副總裁兼主任路易斯(James Andrew Lewis)本月6日在一份報告中斷言:“中國在全球積極推進的網絡間諜,肯定會利用5G供應商的機會這么做。”
 
報告比喻,這猶如一個幫你造房子的人決定入室行竊,“他們知道房屋結構、電源系統、入口,可能還有鑰匙,甚至為暗中進入留了暗道”。
 
鑒于華為創始人任正非曾是軍方工程師,美國政界也一直指其與中國政府有關系,會被用于間諜工作。不過,華為對此予以否認。
 
任正非2015年在達沃斯論壇年會上公開反駁“華為為政府竊密”的指責稱,“我們是一個中國公司,擁護共產黨,熱愛祖國,是一個基線”,但“我們從來沒有做竊取人家信息的事,也從沒有任何人叫我們去做這個。”
 
5G合作需要戰略信任
 
有分析也指出,5G一旦普及,人類將邁入一個海量信息量交錯時代,這意味著網絡戰爭的危險度將提高。傳統上更具戰略信任的盟國,更傾向在5G領域做小范圍合作。
 
據日本《讀賣新聞》報道,為防御網絡攻擊,日本當局設想聯合美國、澳大利亞等國,制定一個“不含中國”的通信設備和零件網。
 
對此,張禮立指出,安全考量的核心在于是否在戰略上放心。他說:“任何品牌的設備都可能有紕漏、信息被篡改或非法獲取的可能性……把安全作為理由既充分也不充分。因為同你不熟或對你有情緒,自然就不放心,如果是戰略上的朋友,開放的程度就會更高。”
 
沈惠璋也相信,任何技術想做“后門”都有可能性,但各國對信息安全都有非常嚴密的防范和隔離措施,僅僅是“后門”并不能造成重大泄密。
 
他說:“如果某國企業安全部門的戒心極強,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就會給華為在該國的設備銷售造成影響。”
 
學者也指出,美國對付華為背后,最重要的依然是戰略考量,包括阻礙中國高科技發展。
 
復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院長吳心伯受訪時判斷,孟晚舟事件是美國打壓華為的一部分,表面上看是司法行動,背后是針對華為的戰略遏制。
 
他相信:“如果沒有把中國視為主要戰略競爭對手,科技領域的競爭是常態……一旦升級到戰略層面,就會采取很多戰略手段,包括在拿不出證據情況下,指責華為產品有安全風險。”
 
華為是否如美國所指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禁令尚需法律決斷,但吳心伯不排除,孟晚舟一案是美國“妖魔化”華為的手段,在輿論營造華為不可靠的形象,從而打擊外界對華為的信心。
 
胥正川也認同說:“美國通過孟晚舟事情,無非是要延緩華為在5G領域的攻勢,通過抹黑華為,使得所有國家在和華為這家企業打交道時,變得更加小心、謹慎,從而拖慢華為發展5G的步伐。”
 
他認為,這會為美國的業者在5G發展上贏得時間,不過“在產業和技術發展高歌猛進的態勢下,這種杯葛起不了根本作用”。
 
中國科技強國計劃雄心勃勃 美國釜底抽薪?
 
孟晚舟被捕事件發生后,美國國內關于制裁華為的呼聲四起。一些政界和商界人士甚至認為,特朗普政府應借機挫敗華為,從而對中國借5G發展科技強國的計劃釜底抽薪。
 
美國電信公司AT&T總裁史蒂芬森(Randall Stephenson)上周在華盛頓的一場會議中呼吁,處于競爭和安全考量,將華為繼續阻擋在美國大門之外。
 
他說:“在這個領域,美國取得領先地位至關重要,因為如果我們不這么做,供應鏈就會削弱,中國自然就會在5G成為領頭羊。”
 
“中國變得清醒”
 
目前,美國是否會像今年早前制裁中興的方式對付華為尚存未知。不過,受訪的中國學者認為,經過中興事件、華為事件,中國更堅定發展自主知識產權的信念。
 
吳心伯說:“過去很多技術可在全球化的市場上交換,但美國采取的一系列行動,讓中國變得清醒,關鍵領域的東西還得自己有,光用錢買是不可靠的。”
 
他認為,中國本身有全球最大的5G市場之一,除了美國及其盟國,華為也與很多國家有深度合作,“只要技術夠硬、性能可靠、價格合理,很多國家還是愿意用,但進入發達國家,尤其是美國的盟國市場會越來越困難,這也是現實”。
 
沈惠璋也指出:“美國一旦因這次事件全面制裁華為,華為徹底離開美國的技術支持能否獨立自主,只有華為知道,當然美國是否要這么做也會很慎重。”
 
他以芯片為例指出,華為很可能是很多美國芯片企業最大、甚至唯一用戶,給華為斷糧,也意味著斬斷這些美國企業的銷路。
 
但他認為,對中國而言,未來如果不想被人掐脖子,就應該告別“短頻快”的科研和買來的技術,投入更多資金和功夫,進行基礎科學原理和基礎技術制造的研究。

收藏 舉報

延伸 · 閱讀